Archive for März, 2007

记颇有意义的一天

在倦意不断冲击眼皮的时候突然间觉得今天似乎颇有意义。强打精神,做流水账以记之。
 
早上6点三刻起床,如厕、洗脸、涮牙、理床、吃饭、出门。
7点50进教室,擦座椅等上课。
上午课上做了一篇600余字的阅读及相关联系若干。
中午到银行给信用卡存钱,然后与F共进午餐。
饭后散步若干米,顺便送F到车站,途中听其中德间或讲一封信的故事。
下午首先作口头短文一篇,关于“压力”,然后落实到纸上。
打电话到上外问考试时间。
心绪颇好,连看两篇半“Bau der Woche”。
把周五发的关于Notiz的练习做完,同时给没打孔的讲义打孔。
升级杀毒软件。
洗米,洗菜,做了一顿简单晚饭。——这次买的米着实好吃,赞一下  :)
洗碗,打扫卫生。需要指出的是,洗碗和打扫卫生总是要花掉我好多时间,可我就是改不掉,:(
饭后休息。
上网查申请材料情况。
把课文读了一遍——非常的结巴。
困了,想睡觉。
突然想些流水账。
一会儿打算看看partizip II,然后若有精神把《建筑师的20岁》的尾巴看掉。
睡前再过一遍下午作的短文,明天上课要讲。
 
——还真是充实呀!~  :)

Comments (2)

无题

作为一个建筑师,总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判断。于是总是面对各种各样的标准。想到标准就要想到标准的制定标准,然后再是制定标准的标准的制定标准……如此不断,便进入对发展过程的思考。

于是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建筑师由一个建筑支撑楼梯的两个柱子应该有还是没有的问题出发,让思维运动了起来。

 

人类历史几千年的发展史不是真的一直在进步?

如果是,那么人类的发展必将是线性的?不管是直线、曲线、折线,不管是来回抖动,反复迂回还是盘根错节甚至满是分叉,摆开了拉直了都是一根线或者一束线,也就是有一个或者几个头,也有一个或者几个尾,且头和尾绝不是一个点。

那么头在哪里?尾又在哪里?

我们姑且把时间早的一端叫做头,另一端叫做尾。考古学、生命科学甚至以及天文学的进步不断把这团乱麻的头向前推移。不断向前,超出了人类目前所能看到的范围。

再来看尾。同样的穷尽目力仍不不知所踪。

但正当数不清的智人贤士拼了命的不断挖去这根超级长大麻绳上面的泥土,不断寻找它的端点的时候,我们亲爱的佛祖、上帝、真主已经笑嘻嘻的把这条小长虫的脑袋和尾巴捏在了一起,做成了橄榄枝编成的花环,套在了脖子上。

 

是啊,如果真的是个圈呢?那就没有没有“前”或“后”, 也就没有“前进 ”,更没有所谓的“进步”,当然也没有“倒退”,“先进”。

正如几千年前的建筑不见得不如现在的优秀,几千年前的制度不见得不如今天的合理。

当“向古人学习”成立时,“前进”的状态就已经被否定。

 

如果更复杂呢?把无数个一样大小的圈套在一起, 再不断的揉来揉去?那就是个球。于是就更加没有了上下左右,正反对错。

人类所有的活动,所有的目标,都是为了“理想”的实现:理想的状态、理想的形式……如果这些“理想”本身即是目的,那么是否存在一个终极的理想,终极的目的?回顾历史,每当这些理想被接近或者被实现时,理想本身便会发生变化,也就是目标转变方向。

球的理论如果成立,那么“方向”本身也不复存在。

正如我们的地球。其实方向概念本身并无意义,也就是说其实的确并没有方向。我们所熟知的方向不过是人类为了简便理解世界生生造出来的虚无。反言之,既然他们的确只是人造的虚无概念,那么也就确实没有方向,有关整个世界乃至宇宙的一切都被球的概念笼罩着。

当然也就没有终极理想,也就是其实并不存在“理想状态”。

 

如果一切概念都是球状的,那么我们到底如何判断?如何定义?如何理解事物?

于是有了各种标准。标准是人造的,目的是让人得以可以判断和理解世间万物。而标准又是不断变化的。因为不存在“理想的”标准。

于是一切思考和认知都不过是这样的一个过程:确立标准——向标准靠近——推翻标准(因为它不理想)——确立新标准……同样是球状的。

整个过程中,如标准本身其实并不存在,则其实存在的只是标准变化的过程。

 

物质同是。不同物质或分解或相互结合,形成新物质。不同物质间同样没有优劣先后。物质本身永远永远没有被创造或者被消亡,有的只是变化的过程。

人类对物质的存在的认识其实完全是通过变化,也就是运动。

 

狗追兔子的理论说明,距离在不断缩小中终会消失。同样的,组成物质的微观粒子不断分解缩小,终会变成“无”。也就是说,万物的本质就是“无”。

如果本质是不存在,那么存在又是如何得以存在的呢?通过运动。正是无限小,也即“无”,通过不断的运动,不断产生距离,从而不断形成更大级别的存在。于是说,万物都是运动的积聚。若世界真能停止一切运动,万物将重新塌陷为无。

 

既然一切存在都因运动而得以存在,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世界运动起来,也就是一切运动都不过为了不同的存在能够存在。作为建筑师,我的毕生所为也就是为了建筑得以存在。也就是,我所要做的不过是让思维和行为为建筑而运动。重要的只在于运动,不论如何运动建筑都将因此而得以存在,我的人生意义也就可以实现。

 

茅塞顿开!~

虚无的阳光通过波的运动穿过因为虚无的风的运动而存在的虚无的乌云洒在因为思维运动而存在的作为建筑师的虚无的我们的身上。

虚无的我们必须通过虚无的思考建立起虚无的思考方式从而形成虚无的设计方法和虚无的评价标准目的是让虚无的设计过程能够运动起来以构筑起虚无的建筑再以此虚无的存在形成新的虚无的标准销毁或改变原来的虚无标准再从而构筑新的虚无的建筑——周而复始,目的只有一个:不断的折腾,运动,让伟大的建筑和伟大的建筑学得以存在。

因此,那两根支撑楼梯的柱子今天是应该有的,明天是不应该有的,其实有没有都是可以的,但归根结底其实都是没有的。

 

晕了?不!晕什么?反正怎么着都是无所谓的。

Comment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