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ktober, 2007

Kollhoff的“风格”

针对上一贴提到的科老和风格的问题,贴了些科老的作品在相册里,相信看了之后可以有些不同的认识。 :)
另:欢迎大家及时反馈你们的想法,帮助我接下来更好的上好科老的课,谢谢 :)

Kommentar verfassen

跟kollhoff学建筑 (4)

练习四
建筑入口
 
入口无疑是一座房子最为扼要的地方。这里有所有人进进出出——主人和客人。除了建筑的体形和立面的外观,建筑的入口铸就建筑的地址(用的是“Adresse”一词,地址,我理解为一座建筑不同于另一座建筑的最基本元素)。它调整交际的态度——从“邀请”到“拒绝”,和自我表达的需要——从积极表现自己,到谦卑内敛或者干脆毫无表情。
用石膏制作你的房子入口,比例1:20,包括入口大门上的浮雕。同时考虑信箱和门铃、名牌,最后,同样重要的,房子的门牌号码。
 
最初的想法是把入口做成一个转接的空间——建筑内部空间和街道空间的转接。有两个尺度上的“框”:沿街的大框,协调街道空间尺度,房门的小框,适应建筑内部空间的尺度。入口内陷,把道路空间“拉”进建筑的体内。避免内陷的动作产生消极的情态,决定把入口空间做成房门的展示空间,房门的边框外凸,让房门从建筑立面“站出来”。
下面这张图反映的是方案的发展过程。
中间和助教讨论的时候,方案进展到第三排的位置。
助教也觉得弧墙的语汇对整个建筑来说太突兀,支持我改成斜切进建筑的直墙。但他同时也觉得目前的这个方案“谈简单”,“太粗”。他说这让他想起30年代的房子,没有人情味。(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以前一直追求的那种“简洁”在这里竟有了“老掉牙了”的意味!)
助教觉得我接下来要在转接的边缘上下功夫。他建议我加些线脚,然后就在草图纸上画起了各种各样柔曲复杂的线脚来。他一时也想不出到底该怎么处理,不过倒是跟我们聊起古典建筑的线脚是怎么表现建筑身体的动作的:柱脚上的线脚如何把柱传来的力传递到基座,额柱头下的线脚又如何把上面传来的力传递给柱子……这倒的确是我第一次用这么直接的方式体会建筑上的构件通过细小的尺度展现自己的生命力!
我同意他的看法,觉得那些需要表达面的转折关系的地方需要进一步雕琢,但却对他那些复杂柔曲的线脚形式持保留态度。
这学期的设计我并不想刻意去按照某种“风格”来做我的房子。我想努力感受这座尚未诞生的房子应该富有生命力的身体,感受他/她肌肉的舒张或血脉的膨胀,让生命组织的运动自然形成建筑的形式。
我觉得那些线脚让我感动的,是它们通过尺度的变化形成的节奏和韵律和建筑体传达的力感之间的协调,而并不一定在于它们都是曲线的(当然,那些曲线都很美)。这样的节奏和韵律用直线同样可以塑造。
于是又花了很长时间,首先确定了门框和入口沿街外框的比例关系,然后在5毫米到50厘米的范围内斟酌各个交界点的交界线的层次关系和凹凸。下面的两张skp图是最终的方案。
外框的边线通过几个层次向内陷,而房门的边框则向外凸,两者之间形成的张拉力然我自己觉得很满意。还有很得意的一个地方是斜墙面和房门所在墙面之间并没有简单的直接转折,而是又通过几厘米的垂直墙面交接。后来评图时科老也对这个处理非常满意。
这次还真的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这么认真的在这么小的尺度里面研究设计,感觉很好。 :)
 
sketchup模型的线对在这个尺度上的研究开始起阻碍的作用,还好我比较早的意识到这一点,尽量避开了干扰。
 
接下来准备做模型。
石膏模型要反映这样的细节的话就一定要浇模了。有两种方式:直接用卡纸做反模然后浇石膏,或者先用卡纸做一个正模,然后用硅胶翻成反模,再浇石膏模。后者更加精致,不过耗时特长。这次只是个一周的作业(其实能做设计的也就2、3天),就采用第一种方式。不过做反模是件很郁闷的事情,很容易就搞反了。我先建好skp的模型,然后清理光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反过来作为3d反模来对照着做,算是做了点弊,稍微容易了一点。上学期刚跟过科老设计的SML认为这步练习中做反模是有意要训练大家的反向的对空间的理解,至少目前我不以为然。当然,反模的确让人换了个角度体验自己设计的空间,但我觉得应该不是科老课程安排有意而为的。
卡纸反模
反模的“正”面
 
石膏模型
石膏模型
 
第一次做石膏模型,没有经验,第一批石膏调得太干,直接导致建筑表面有很多很多坑。 :(  结果后来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补洞。模型表面石膏湿度不同,直到拍照时还是花花的。经此一劫石膏模型的远不如当初的卡纸模型精致,让我很是郁闷。不过这次算是给终期成果的模型奠定基础了。
 
评图。
 
科老对我的模型的第一句评价是:“sehr schöne Situation” (非常美的状态)。
他首先认可了我入口内陷、外侧放宽的做法,觉得这样的动作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另外外框边缘内陷和内框外凸的做法和框的线条的层次、尺度也让他很是满意。他着重指出了那个斜墙和内墙面交接处的处理(见前文)非常精彩也非常重要,没有这个处理入口的吸引力将大打折扣。另外,他觉得底部的线脚一直跟着墙面的转折做到门框的做法也很重要,因为它暗示了这些墙面的连续性,也同时因墙面的连续感而加强了入口的内凹感。
 
不足:
首先是入口的台阶。他觉得应该把台阶突出来而不是陷在入口里。突出来会更加强化入口“邀请”的姿态。
其次是他说如果是他做,他会选择把窗(入口两侧)做成略微外凸,从而和入口的凹陷形成一定程度的对比,增强吸引力。
 
 
其他获好评的模型照片。
意大利女孩的。立面见练习二。
科老还是以一如既往地表现出对这个大拱的兴趣。
他觉得大拱的深度和拱边上的线脚使得整个拱洞就像是从一块整块的石头上雕刻出来的。不过因为模型没有把拱洞挖空,所以感觉上力度太小。另外门洞的侧面画蛇添足的加了很多线脚,结果导致“雕刻”的感觉弱了很多,削弱了门洞的空间的整体感。
以前一直觉得科老对线脚这类东西的钟情并不像传说的那样意味着到处都要加线脚,而是注重细节的雕琢,因此,加或不加本身也是斟酌的一部分。但是这种理解一直没有得到证实,尤其再经过前几个设计的摇摆,更加不能确定。不过这次评图通过教授的评点觉得,科老其实真的如助教说的那样,其实并无所谓形式如何,而重要的是建筑表达出来的状态。
个人感觉和拱相连的水平线看上去有点怪异,拱的比例似乎也不如以前的里面上表现的那么秀颀了。
 
科老还补充说明了下拱的魅力:
共给人带来天空般的感觉,开阔,高远,沉静心灵。
下面是从下向上拍的拱,感受下天空吧 ,:)
 
 
一瑞士女生作品。
模型很糙,但深陷的入口产生的阴影衬托门口的两根“人像柱”,明和暗的两部分的比例关系让人觉得很舒服,远看效果很好。科老还觉得,从两侧的平的石墙,到檐口的变化,再到壁柱柱头的阴影,最后到人像柱和门洞的对比,整个序列非常美,就像一段美妙的钢琴曲。
不足在于,这样的一个入口的形式和这么大的入口退进对设计任务所要面对的住宅是不是合适。另外,“人像柱”被抽象得像是从一根不断重复的无限长的柱子上面随意截取下来的一段,没头没尾,失去了它应有的美。
 
一个日本男孩的作品。
这个男孩其实一直都很郁闷,因为首先他选Kollhoff就不是出自自愿。他本来想选的是Kerez,但因为Kerez人气过旺,把他挤到了Kollhoff这边。另外,他不懂德语(是东京艺术大学的交流学生)。最让他感到痛苦的是他是那种超级喜欢做酷酷概念的人,结果科老从来不买他帐,连续三个作业都把他给打击了。
这次他估计是“被迫”去翻文艺复兴的书,学习了些“语言”。
讲解时,他主要强调自己的设计想要表达一个“层”的概念:从双柱和深陷的入口形成的空间到里面的门洞再到最里面的门厅。
科老对这个“概念”似乎一点都不感兴趣,而是饶有兴致的跑到模型前面认真的观察了下入口尽端打在门厅里的天光。然后抬头问了一个问题:这光是你有意设计的还是只是个偶然?男孩呆掉,半晌无语。科老又问,那你为什么在顶上开了个洞呢?(模型顶上,在那束光来的地方)答曰:不然没有办法把模型拿出来……全场哗然……
教授觉得门厅的地方可以考虑和中庭之类的空间结合引入天光,成为入口空间的高潮。这样一来入口的面宽应该缩小,缩减到只有目前的中间一跨,以免空间的重点不明确。这样整个入口就像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端宽敞明亮,引人入胜……
同时也对这个模型上线脚的尺度提出了质疑——太大了。 
 
又一拱门。但尺度和气势和前一个相比大不相同,更加近人。圆弧和直线的交接方式也不同于前一个。科老很喜欢这个比例关系。另外强调了这种拱门的侧面沿着拱一直折进去的做法让拱形成体积,成为空间,而与此相对还有的同学也做了拱,但只有外立面上一堵墙的厚度是拱,转进去就变成了直的,这样就失去了拱的魅力。
教授还觉得这个设计的另一个特点是线脚很少,很干净,又很到位。不过门洞边上的线条如果能再宽上几个厘米应该会让拱的力度得到加强。
下面的图里有在门口摆了小人的照片,可以来感受下门的宜人的尺度。
 
科老很喜欢这个入口的尺度和比例,认为这种修长的比例很优雅,很适合住宅建筑的气质。这话说完我赶紧回头瞄我的模型——我的可是横向的宽宽的呀,正好是反面教材不成?? 不过还好,忐忑了半天之后放下了心。结论:不要片面的通过只言片语揣测,这样很容易产生误解和歧义。
入口的台阶尺度有严重问题。
下面图里也有配小人的照片。
 
教授很喜欢这个入口。我也超级喜欢。
教授评价说,用很少的元素塑造了很好的空间。气质优雅,不失力度。柱和檐口上的细节推敲得很好,节奏和韵律都很动人。柱的宽度、进深和檐的厚度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很好的传达了力的传递关系给人的感觉。檐的底部稍微突出,然后又延伸向入口两侧的建筑表面,简单而又有效的划分了立面的节奏,产生强烈的美感。
小人图见下。
 
小人逛街图。 :)
设计讲到一半的时候,科老突然拉过来一个助教跟他咕哝了什么,然后助教匆匆离开。片刻之后回来,手上多了一个用橡皮泥捏的小人。科老把小人一一摆到模型的入口前,很多问题不言而喻。 :)

Comments (6)

跟kollhoff学建筑 (3)

练习三
居住空间向外眺望
 
为你的房子画一个典型居住单元的平面图,比例1:50。把你的公寓立起来,借助尽可能真实自然的渲染图(A1)明确你的设计中的居住感。视角需透过例如内阳台、冬季花园或凸窗等,朝向位于Seefeld大街对面的建筑。注意气氛和光环境。
 
 
这个练习我做的不好,花了很多时间在调光和渲染(因为窗朝东北,所以只有早上很早的时候有阳光进来。清晨的光感和氛围很难控制),却忽视了对居住气氛的塑造和室内细节的表达。
教授对我的图说的第一个词是“abstrakt”(太抽象了!) :(  他觉得餐厅和书房地面材料一致,不利于塑造两个空间不同的特性。我为了压扁空间的比例关系而降低的阳台门窗木制部分的高度在他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而应该还是要一种材料做到顶。打印机偏色很厉害,我的图打出来一片灰,把我辛辛苦苦塑造的清晨阳光也给打折了。 :( 郁闷……
 
教授最为满意的有两个作品,一个是借助了一张中世纪时的油画表达了他想要的氛围和光感,而其实他的图本身并没有传达出来那种气氛。这是我的感觉,几个助教也这么认为。不过教授不以为然,认为这个男孩的设计中窗上有很精致的花窗棂,阳光把这些精致的构件的影子投射在墙上,通过光和影塑造了居住空间的精致尺度和气氛。图片还没有弄到,暂时欠奉,以后有机会可以补上。
 
另一个,教授评价很高,认为设计者用很少的元素准确的表达了居住空间的氛围和光感,尤其是对色彩的运用,让教授了接连说了一串“太好了!我很喜欢!”
她的渲染图表达的是一个连续的空间序列,尽头是一扇大的落地窗,光柔和的洒进来,照在尽端房间里的钢琴上——这也是这个设计里摆的唯一一件家具。相连的房间运用了不同的墙面粉刷和地面铺地,区分了不同的空间性质。室内光线柔和,让人感觉很细腻。我也超级喜欢。没有图片,根据记忆做了张抽象了的概念图,大家要拼命调动想象力了。

Comments (3)

跟Kollhoff学建筑 (2)

作业二
立面浮雕
 
为你的立面做一个橡皮泥模型(浮雕),比例1:100。注意建筑的单元,避免体量的相互重叠或残缺。通过大面积的开窗尺寸反映当代居住需求。运用凹进(内阳台、露台)和突出(凸窗)的可能性。注意暗示建筑的整体一致性。通过踢脚线、线脚、檐口等对此加以强调。注意对阴影的运用。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里说到的橡皮泥不是普通的橡皮泥,它比较硬,相对那种小朋友玩的要花更大力气才能弄出形状来,不过也因此可以更好的保持作品的形状,而不会轻易变形。不过,好贵,一块就要20瑞郎,我们的模型要两块才够的。
这次怕又像上次一样走弯路,所以开始之前先揪住助教聊。估计他被我们的蹩脚德语折磨得够呛,;)赫赫。
我们本来以为是要先画好草图然后做模型,但助教说,不要画草图,不要把捏模型(“捏”这个动词比“做”更合适)和构思分开,而应该把脑子里的想法直接通过手指的运动反映到三维上。就像做人体雕塑,立面就像人的身体,你可以通过手指的运动——或拉,或按,或扣,或挤——感受身体的动态,从而通过身体的运动理解建筑空间的凹进突出。
这让我想起去年科老的一期设计课的海报:
 
工作过程很愉快,就是橡皮泥的味道不是很可口:) 
 
我的模型:
 科老的评价是:
立面上整体的U字形和T字形的组合关系很好,U字形部分在水平方向加强了建筑的整体感;水平方向节奏简单明快;四楼两端用大露台的方式作为立面上节奏的变化,很好;凹进突出产生的阴影对建筑体量感和视觉重点的塑造都不错。不足在于,首先是立面中心位置上的凸窗,看上去有点和立面其他部分之间关系不协调;建筑底层部分的连续性若能通过线脚或形体的凹凸再能加以强调,则建筑的整体性和力量感可更强烈。
 
下面贴几个其他得到科老好评的模型照片:
 
 F的,科老觉得立面的比例和尺度感很好,他觉得最有意思的是立面水平方向三部分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整体建筑的三部分还是三个相互联系的独立建筑?两个“缝”里的庭院渲染了浪漫气氛。科老建议可以把立面处理成两个+一个的关系——左边的两个是一个建筑的两个部分,中间的庭院和入口结合。右边的建筑是和左边建筑相连的单独的建筑,同时他在街角转折进去,向和主要街道垂直的方向发展(右边有一条小路)。
 
 这个房子得到了科老很高的评价。他觉得这个设计简单明了,凹凸关系、线脚、甚至材质变化都简单又明确的表达了出来,不用说很多评价的话了,看上去就让人觉得舒服。然后连着说了好多次“我喜欢!”。
 
这是个意大利女孩的设计。科老很喜欢她的立面上的修长的比例关系,尤其很喜欢那个瘦高的大拱门。拱门的地方穿透建筑,一直通到内庭院。后来的练习里,科老又进一步表明了他喜欢这个拱门的原因。
 
这个德国男孩的作品科老觉得体积感和立面韵律都很好,水平方向分成的三部分中,窗的形式稍有变化,形成了中心感。两面做凹阳台,中间做对称的凸窗的做法也很好。不过底层的连续性显弱,其顶部的宽度可加大,配合线脚处理强化连续感。
 
这个方案对设计本身科老并没说什么,不过他觉得这个模型很好的传达了制作过程中的手指的运动,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在那些位置上手指是按进去的,哪些地方又在往外拉橡皮泥,又有的地方是指甲自然而然的划了过去……

Comments (3)

跟Kollhoff学建筑 (0)

忘记把科老这学期课程的介绍贴上来了。
图片上红色的字意思是:“拆除”
海报文字大意:
 
“城市”并不是由针对冷漠的投资的“设计”的灵魂组成的。
 
设计无须质疑建筑学上的使用、持久和美观,目的(销售)常常在一个设计被实现之前就已经将他的媒介神圣化了。设计也会把一个城市分解。对全球化的响应将一个具有独特个性的城市变得平淡无奇。设计将自己的目标定位为国际化,针对的是当前的瞬间。而建筑学与此相对,探寻来源,追求持久(持续)。

这座城市,如我们为对其进行评估而了解到的,是由许多独立的建筑构成的。这些建筑性格各异,以封闭的或开放的建筑形式,矗立在自己的基地上。基地延续着街道的界面,而这些街道,都有自己的名字。这些建筑,因其作为空间而被建造、作为地址而被认可的多样性,而被赋予各自独特的个性。

这样的居住和商业建筑是我们愿意为苏黎世设计的——在给定的区域,根据业主的具体需要。
世界上最平凡的建筑任务,但同时却也是最难的之一:一座城市的居住和商业建筑。
 
基地航拍图
基地照片
 

Comments (2)

跟Kollhoff学建筑 (1)

课程名称: 城市住宅
 
练习一

“售楼书”
(在正式做设计之前要先做练习“ Vorübung”。科老的这个课程要做4个这样的Vorübung之后才正式开始。练习每周一个。)
 
用图片和文字,为设计基地上的住宅制作一张有吸引力的海报(售楼书中的一页)。建筑学上的挑战在于如何将当代的居住观和城市环境统一在一起。
以提供的照片为基础,A2图幅。
可另附草图说明想法。
 
这个练习做得很失败,因为对成果的理解发生了偏差。我们理解是通过“售楼”这样一个不同于建筑师的视角来重新审视现在基地和基地上的老建筑的特点。因此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调查和分析基地,而实际上要的东西是一张用提供的照片为基础做的拼贴效果图,从而反映出自己基于对基地的最直接的第一感觉所产生的建筑学上的反馈。这个问题我们到了交图的前一天的晚上才发现。
这次理解偏差让我想起当时学德语的时候讲到的东西方不同的思维方式:东方人观察问题的时候往往会关注被观察客体的周边环境,而西方人则往往聚焦于被观察客体本身。
刚刚发觉我们理解错误的时候很郁闷,然后还想,就这样刚一上手,什么背景信息还都不知道就开始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基地上“随便”摆个房子,是不是太“随意”了?这和在国内时经常见到且不齿的那种随便在别的地方搬个房子就塞到基地上的做法有什么不同?欧洲的牛建筑师不是传说都是要对基地呀什么的有非常详细的分析之后才开始着手做设计吗?
还有就是,从任务书来看,也没有说就是要做个拼贴呀?为什么大家都要这么做呢?带着这个疑问,F同学问了下一个正在拼命ps的德国同学。该同学当时呆住,僵硬了大概2、3分钟的样子,然后说:“问得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语……
 
评图的时候Kollhoff见到我和F的成果感到很是意外,不过有两个助教倒是觉得我们的工作对接下来深化设计会是个很好的基础。
 

Comments (4)

ETH:Tönnesmann, Kollhoff —— 我的Renaissance

到苏黎世刚好一个月了。刚刚交掉设计作业,稍事休息,顺便回顾一下。
 
ETH的第一个学期,艺术和建筑史是Tönnesmann 给上,讲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教授讲的很好,可惜我们德语还不行,只能听懂一部分,有点郁闷。
设计课选了Kollhoff。本想把他的设计放到后面再选,可选课的时候把所有的课程介绍都开了一遍,还是觉得他的最有吸引力。一时抵挡不住,就选了。
科老的课是和他的Seminarwoche(一周的时间,在外旅行参观)捆绑在一起的。这学期Seminar的目的地是德国,看文艺复兴在阿尔卑斯以北的表现形式。看科老以前学生的作业,大多有点文艺复兴的味道,科老上课也经常谈到“Renaissance”,可见这学期设计课和Renaissance的关系如何了。
 
历史课和设计课,一个其实并没有什么的巧合,我却更愿意理解成一种特别的意义:我的Renaissance。对文艺复兴的新的认识;ETH的学习开始;开始对建筑的重新认识。

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