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德国–Balthasar Neumann–巴洛克洛可可之旅

回来了。
整整一个星期,跟着Kollhoff和他的助教们,和十几个同学一起,追寻着18世纪著名的德国建筑师Balthasar Neumann的足迹,穿越德国的城市山村,感受着巴洛克和洛可可建筑的魅力。
亲历现场的感受,零距离的接触——那些美仑美奂的空间的不可抵挡的感染力让我彻底丢掉了以前盲目的对那一时期建筑的无端的轻视,转而被感动,被征服……在Neresheim修道院教堂内光线的灵动和空间的流动中,心情从极度的兴奋激动到逐渐平静再到极度的沮丧——我为自己以前的无知感到羞愧,同时在西方建筑几千年一脉相承的空间魅力面前,突然间觉得自己身体里那条本应牢牢扎在某处的那条建筑的根变得飘忽不定起来:我的根在何处?熏陶和浸染了我20几年的中国文化和我目前身处的西方文化环境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一种不安的情绪萦绕在那里,无法驱散。面前的空间越是让我感动、让我不能自已,内心的不安也越发的强烈……
 
a、我肯定做不好西方建筑师;
b、怎么能做好一个中国建筑师呢?
 
先贴若干让我超级感动的空间的照片,若有时间,文字后续。
另:这样的建筑空间一定要现场感受,照片绝对没有办法替代。
 
Abtei Neresheim
有幸在阳光明媚的清晨参加了那里的弥撒,亲眼目睹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光线的变化如何让空间运动起来。配上唱诗的声音……
超级喜欢那四组双柱,没有他们空间就死了。
 
Schlosskapelle
Werneck宫里的小教堂。这才是真正的“光的教堂”。那些以前会认为是多余的装饰在这里也让人觉得一点也不能少。
 
Maria Limbach
很朴素。同样迷人的光。

Comments (5)